上海松江律师logo

上海松江律师网
姚律师咨询电话:13636545994

律师形象照

上海松江律师

联系律师

    上海姚柏明律师

    联系手机:13636545994
    律师微信:手机号即微信号
    执业证号:13101200710101782
    执业机构:上海创美律师事务所
    办公地址:上海市松江区沈砖公路5666号A座701室(松江新城可在塞纳左岸星巴克咖啡见面,近嘉和广场)。

同一荒山两合同引起经济纠纷

时间:2019-04-04 12:32:53

  【核心提示】

  鹿泉市农民白聚辰1983年承包了100亩宜林荒山,并与当时的生产大队签订了《林业承包合同册》,约定了承包范围以及30年的承包期限。岂料,在承包期限内,村委会又与另一村民白双贵签订了一份果树荒山承包合同,导致他承包的荒山范围与白双贵的果树承包范围出现了交叉。2008年11月,一开发商占用了他承包范围内的一块荒山修路,却只给了白双贵补偿款。

  乡政府表示,村里的一些土地承包合同不规范是造成此次纠纷的原因。律师认为,两份合同都具有法律效力,村委会应协调补偿金分配事宜。

  【读者投诉】

  一座荒山出现两个主人

  7月29日,鹿泉市上寨乡南寨村村民白聚辰心存疑虑:“一块地两个主人,到底谁才是真的?”

  据白聚辰介绍,1983年,为进一步放宽林业政策,落实承包责任制,南寨生产大队就把自留山、责任山以外的宜林荒山、荒滩、荒沟承包给了村民。为此,他承包了该队100亩的宜林荒山,承包年限为30年。1994年,因果树分配零散不便管理,南寨村委会又将原来按人分配的零散果树重新进行了划分。考虑到自己承包的荒山荒坡不在果树区内,也没有人提及1983年合同的事,因此,白聚辰对那次分配并未在意。

  十几年过去了,2008年11月,在白聚辰未知情的情况下,南寨村村委会负责人又把他承包的东旮旯宜林荒山“流转”给了开发商。事后,白聚辰打听得知,开发商给了另一户村民白双贵占地补偿款。理由是白双贵1994年的果树承包范围也在白聚辰家的承包地一带。而村委会说,找不到白聚辰1983年的承包合同了。

  白聚辰到现在也想不明白,一块承包地咋会有俩主?而开发商的补偿款为啥只给他不给我?为此,他向有关部门多次反映,却迟迟没有答复。

  【记者调查】

  原承包方:荒山被占用自己不知情

  7月22日,鹿泉市上寨乡南寨村,白聚辰给记者提供了一份荒山承包合同。在这份1983年签订的《林业承包合同册》上,甲方为南寨六队,承包户为白聚辰,承包类别为宜林荒山,签订了承包范围,其中南至“东旮旯南顶西岭”,面积100亩,期限30年。合同上盖有“上寨人民公社南寨生产大队管理委员会”的公章。

  在白聚辰的带领下,沿着弯弯曲曲的山间小路,记者来到了他承包的那片荒山,发现在这片荒山上已经出现一条宽约五六米的小路,小路顺着山腰一直延伸到东边。此时,东边不远处,传来了阵阵机器的轰鸣。“你看,这就是我家的那块承包地,在没有我的同意下,开发商竟然在这里占地修路了!”白聚辰指着自己的“领地”气愤地说,2008年底,开发商开始在这里修路,当时他住在石家庄,对此并不知情,直到有村民告诉他,他才知晓。

  原村干部:原承包合同并未废除

  另一个荒山承包户白双贵的妻子告诉记者,1994年,白双贵确实承包了一片荒山,承包期限为50年,但她并不清楚与白聚辰的承包地有交界。“合同已经给开发商了,我也记不清承包范围了。”

  白聚辰说,1994年,南寨村确实重新对荒山进行过分配,但当时只是对山上零散的果树统一收回,而不涉及宜林荒山。因此,他那份1983年的承包合同应该是有效的。此外,几位1994年的村委会负责人也为他开具了原承包合同有效的证明。

  原村干部白增学曾参与了果树荒山重新划分一事。他告诉记者,因果树分配零散不便管理,1994年,南寨村第六大队生产队解体时,将原来按人分配的零散果树统一收回,重新划片到户。“当时白聚辰在东旮旯绿化的荒山荒坡不属果树区,不在果树承包到户范围之内,他仍继续维持原绿化合同的所有权。”

  此外,1994年的两位村干部也承认,关于1994年果树承包一事,大队当时并没有研究原荒山承包合同收回作废,因承包合同年限不到期,所以不能收回。至于两份合同的承包范围为何有交叉,他们则表示“当年划分范围是按照荒山上的种植物考虑的”。

  乡政府:正积极协调处理此事

  既然原来的村干部都认可1983年白聚辰的宜林承包合同,那为什么竟得不到补偿呢?南寨村现任村委会负责人说,因1983年的合同上未盖有村委会的公章,所以为无效合同。律师王惠民告诉记者,1983年合同上盖有的“上寨人民公社南寨生产大队管理委员会”的公章,其性质就等同于现在的村委会。

  上寨乡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,2008年,开发商洽谈占地修路一事时,南寨村委会将占地涉及到的村民召集到一起,讨论过补偿款的事。当时,白双贵有1994年果树荒山承包合同。因无人对此提出异议,在村委会的同意下,白双贵与开发商进行了“土地流转”交易,将剩余的果树荒山使用权转给了开发商。最近,乡政府才听说白聚辰1983年合同一事。目前,他们也正在积极协调处理此事。

  “村里的承包合同管理确实比较混乱,早些年,一些土地承包合同也很不规范。”这名负责人说,前不久,其他村子也发生过承包合同纠纷的事。为加强对合同的有效管理,从今年起,乡里将集中统一管理各村的土地承包合同,防止出现丢失、毁坏等现象。至于白聚辰的合同是否有效,他表示“这个我不懂,不好说”。

  【部门说法】

  当事人只能与村委会协商解决

  鹿泉市林业局林政科一位工作人员说,1994年,鹿泉市上寨乡南寨村第六生产大队将个人承包的荒山统一收回,又重新划片到户,并签订了新的果树荒山承包合同。按理说,原承包户是不可能不知道的。此外,不管是栽树还是种果树,都离不开山,所以新合同的产生应该就意味着旧合同的终止。

  这位工作人员说,现在因新旧合同产生的纠纷,县林业部门无法判断谁的合同有效,当事人只能找村委会协商解决此事。

  【律师点评】

  当事人合同有效可要求补偿

  河北明杰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王惠民认为,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,任何合同,一经签订,即具有法律效力,非经双方当事人协商同意或出现法律规定的事由,任何一方不得随意变更和解除,否则就构成违约,违约就要承担违约责任。给对方造成损失的,还要赔偿损失。

  从记者调查的情况看,主要问题是“村里的承包合同管理比较混乱,一些土地承包合同不规范,现在村委会找不到白聚辰的那份1983年承包合同,导致没有得到相应补偿”。因此,白聚辰可以直接拿自己1983年的合同向村委会和开发商主张权利,协商补偿事宜。

  因村委会当年工作失误,造成一块土地有两个承包人,村委会应承担过错责任。因两份合同都具有法律效力,所以村委会应协调补偿金分配事宜。

  河北为民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淑红认为,如果村委会遗失了1983年的承包合同,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。1994年村委会收回合同的时候,未告知承包人,就随便收回,显然村委会的行为不合法。如今荒山被占用,当事人有权要求进行补偿。

  【法律拓展】

  随着民法通则的实施,可以到法院打官司的民事、经济纠纷和事件的范围不断扩大。

  目前人民法院受理的民事官司主要有以下十二类:

  第一类是婚姻家庭纠纷。包括离婚、离婚的财产纠纷、恋爱引起的财物纠纷、抚育纠纷、赡养纠纷、抚养纠纷、解除收养关系纠纷、同居关系析产、子女抚养纠纷、财产分割纠纷、赔偿金、补助金、保险金纠纷。

  第二类是房屋纠纷。包括房屋确权纠纷、房屋买卖纠纷、房屋使用权纠纷、房屋租赁纠纷、房屋代管纠纷、房屋典当回赎纠纷、房屋拆迁纠纷、换房纠纷、退出强占公房纠纷、拆除违章建筑纠纷、房屋附着(定着)纠纷等。

  第三类是继承遗产纠纷。包括继承权纠纷、遗赠抚养协议纠纷、遗赠受领纠纷、分享遗产纠纷、确认丧失继承权纠纷。

  第四类是债务纠纷。包括借贷纠纷、买卖纠纷、抵押纠纷、承揽加工(个人与个人)纠纷、代购代销(个人与个人)纠纷、拖欠贷款纠纷、追索劳动报酬纠纷、追还不当得利纠纷、追还定金纠纷、无因管理索赔纠纷、帐务纠纷等。

  第五类是人身、财产权纠纷。包括人身损害赔偿纠纷、财物损坏赔偿纠纷、追还财产纠纷、违约金纠纷、要求消除危险纠纷、恢复财产原状纠纷、排除妨碍纠纷、医疗事故处理纠纷等。

  第六类是土地纠纷。包括宅基地使用权纠纷、宅基地界址纠纷、宅基地附着(定着)物纠纷。侵犯土地使用权纠纷。

  第七类是相邻关系纠纷。包括采光纠纷、通风纠纷、通道使用纠纷、排水纠纷、排队竹木妨害纠纷、噪音纠纷等。

  第八类是其他财物权纠纷。包括山林纠纷、水利纠纷、树林、竹园产权纠纷、财物权属纠纷。

  第九类是人身权纠纷。包括侵犯姓名权(名称权)、侵犯肖像权、侵犯名誉权、侵犯荣誉权等引起的纠纷。

  第十类是知识产权纠纷。包括著作权纠纷、发现权纠纷、发明权纠纷等。

  第十一类属适用特别程序的事由。包括选民资格、宣告死亡、宣告失踪、撤销死亡宣告、撤销失踪宣告、认定公民无民事行为能力、认定公民限制民事行为能力、认无主财产、不服指定监护、撤销监护人资格等。

  第十二类是上述十一类不能包括进去的其他纠纷或事由。